主页 > T慧生活 >台湾无望论? >

台湾无望论?

2020-06-24 来源:T慧生活   |   浏览(836)

台湾无望论?

台湾无望论?

我们既不承认共同的过去,更未构建共同的未来。

蒋介石总统时代,朝野共同的声音和愿望是「反攻大陆」。但《自由中国》的雷震以一篇︿反攻无望论﹀的文章,戳破了这一「神话」。

台湾「反攻大陆」虽然无望,但当时岛上的人,有志气,有克服困难的决心,因而自觉有前景。所以,「经济奇蹟」、「亚洲四小龙」,最后都成为「有望」之事。今天写这篇小文,用「台湾无望论」这样的标题,一定有人批评「太超过了」,我告罪,也愿检讨,但诚实以对,我真是这样担忧的。只是心有不忍、不甘,所以在题目最后加上个问号。

一九八七年,美国《新见识》季刊主编,访问观察家卡布钦斯基(R. Kapuscinski),讨论美国的未来,两人有以下两段谈话:

美国和多数其他国家不同的是,人们连结在一起,靠的不是共同的过去,而是共同的未来。我们脱离了源于不同历史的多重文化,共组成现在的国家。

在美国,平衡过去与未来是可能的。你可以依附自己的文化、语言、传统、习惯,但是,你往未来看是一片光明的。未来在你的想像中所占的份量比过去重。弹指二十年,今天重温这些话,好像是说给台湾听的。

世界现有多少国家?非熟悉国际组织者恐说不上来。北京奥运会,参加的有两百零四国。就这些国家来说,恐怕或多或少都有人口移入美国,所以美国被称为「种族大熔炉」。一般而论,外人一移入美国,大体上都受到同样的待遇和保护。有些州,华人移民多了,学校为华人孩子开双语课程,法庭上备有华语翻译。华人当选州长、市长、民代者有之,没人质问他们是否染有「台北脚」或「上海脚」。白人总统遇刺和黑人牧师遇害,是两桩个别案件,与种族无涉。动辄扯上族群不仅为文明规範所不许,还触犯种族歧视的法律,可判坐牢。

美国为三亿人民提供一个「美国梦」:可过好日子,个人有保障,孩子有前途。大家都在这个希望的指引下向前迈步。

反观台湾,两千三百万人口,除少数原住民之外,统统来自大陆,只是时间先后不同而已。但是在政客的挑拨唆弄之下,彼此共处,不仅未能血浓于水,有时反是「血脉贲张」。过去的历史被划归外国史,过去的伟人、儒者变成了外国人。以与大陆的对立来标榜自己的英武,转移自己的失政,掩饰自己的贪腐。今天的很多政客,除了玩弄族群,看不出还有其他能耐。

新的领导人似乎有意稳定国内政局,导正国际走向,增进两岸和平,惜乎用人、施政都未符社会期待,而国人也不给他时间,只重视关乎个人利害的物价与股市,于是心急开骂,说他不做事,说他笨。但若国内、国际、两岸的事都一团乱,台湾凭什幺能发展经济?

国事蜩螗,而政党各有意见,国会各有意见,媒体各有意见,国民个体也各有意见,大家只谈论,不讨论,也不辩论;自然,台湾的前途在哪儿?也就没有结论。于是,国家所有的大政方针、兴革计画,都无从建立,也无从推动。

有人说,极权的社会爱自夸,自由的社会爱自贬;认为自贬比自夸健康。而台湾呢?谈不上自夸或自贬,也许可以说—没前景的社会爱自残。

一个「既不承认共同的过去,更未构造共同未来」的国家,不知何从来,也不知何所往,歧路蹉跎,大概也只能以自残来消磨岁月了。

台湾真的无望吗?如果现在的境况与条件不改,谁能说它有望呢?

(二○○八年九月二十五日《联合报》)

摘自《江山勿留后人愁》

Photo:flattop341, CC Licensed.

数位编辑整理:曾琳之

相关文章